坂井池水

一片自留地
WX:YAWENCOME

      立春

 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  由蒋雯丽扮演的王彩玲天生有一副好嗓子,但因为一脸雀斑,再加上不相衬的龅牙,使她在这个封闭的小县城里,成为了一个孤冷的怪人。

      她住在学校的单位里,每天在广播站工作,她高傲清冷,相信自己有一天可以逃离这个牢笼,她潜意识中的自己是在北京歌剧院工作的,于是,她花了家底托人买北京户口,她用自我欺骗的方式告诉她身边的人,她是将要调到北京的人,她是要离开这的人。

      有一天,一个叫周瑜的男人来到她的身边,他声称自己是爱慕她的歌声,想拜她为师而来的,在周瑜的浅追求过程中,她认识了周瑜的表弟黄四宝,一个无师自通的油画爱好者,梦想考中央美院,屡战屡败,王以送书为由走近了这个苦闷抑郁不得志的小伙,于是两个人好像找到了精神寄托,王主动勇敢的奉献了自己,最后却被拒绝的彻头彻底,当众在学校面前被羞辱了,一时间万念俱灰,从七楼跳下准备结束余生。

      也许是上天想留她,只是摔断了胳膊腿,她又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  之后她又遇见了自小迷恋芭蕾却被人当成异类的胡老师,俩人在这个城市里都被当成异类,不结婚,成了别人饭后闲谈的人,为了接触这些人的闲言碎语,胡老师提出想与王假结婚的念头,最后被王拒绝了,胡老师一心热爱芭蕾,他的爱纯粹,他也不想因此获得什么成就,只有跳芭蕾的时候他才是最开心的,为了不成为别人眼中的那个怪刺,他在教室里当众强迫了女同学,也因此进了监狱。

      后来王被学生骗,也去过婚介所,但她最后还是不想对这个社会妥协,她去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兔唇的小女孩,她开始卖肉,然后存钱带女孩做手术,当她坐在天安门前看着那些唱歌的人,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  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文艺青年,无论生活多么贫瘠,从没有放下过高傲的头颅,可是现实最致命的是,不是所有的文艺青年都能实现梦想,最后人人都是王彩铃。

     三十二

     ——

   
     这是一部日本侵略的纪录片,而今剩下三十二位生存的慰问妇。

     关于这段黑历史,在消逝的并不被遗忘。

     总让我想起亲故。

     她离世的时候也大概在94岁,我爷爷的母亲。我们村里总是喊老奶奶,还没搬家的时候,我们就常常跟她在一起。每天下午天气好的时候,她会端一盆热的洗脚水,然后坐在阳光里。给我和妹妹看她裹着的双脚,讲那些遥远的故事。

      她讲她弟弟是被日本人杀死的,日本人进了镇子里,看见有哪个地方生火冒烟的就去抓,听见玉米地里有小孩的哭声就去抓,有天她在路上看见鬼子,就赶忙跑回去,把锅灰涂在脸上,扮成傻子胡言乱语,也就这样,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  后来老奶和老爷相识,跑到村里找树皮野菜吃,才活了下来。后来有了爷爷,有了父亲,也有了我。

      她身体一直很健康,最后是因为一场感冒而离世了,她离世的那天家里人都骗我们这些孩子说,她只是生病了,于是在那天夜里,爷爷爸爸把老奶偷偷的埋了,她生前一直有个心愿,她不想火化,要和老爷埋在一块。于是在赶上政府提倡火化的年代。她的死静悄悄了。其实她死后很长很长时间我都不相信这件事。总是觉得她会突然硬朗的踩着小脚出现在我的面前,然后讲一些久远而久远的事。

      对于日本,我从小的时候是特别厌恶,几乎从来没有产生过什么好感,而后来慢慢长大,可能像很多人一样,看了一些电影,看了一些书,突然就对日本感兴趣起来,而最近报了网校课程,学起了日语,而这些无非的事情。其实什么关系也没有。

      而在今夜,我尤其想念天上的老奶。


      0.5毫米

 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  作者是安藤桃子,电影主演是安藤樱。后来才知道这是对姐妹。
      女主角是一个护工,以前后伺候的奇葩老人,来贯穿整个电影的不正常人群。

      首先女主角佐和遇到了片冈老人,在伺候了相当长的一段日子后,片冈女儿向护工佐和提出了要求,想让她陪老人睡一晚,言辞是老人将逝,他很怀念女人的乳房,就像怀念她母亲一样,并要求佐和穿着她母亲留下的裙子,虽然佐和不愿意,但最后还是答应了。不巧发生意外引起了火灾,她的女儿当晚上吊死去,于是佐和丢了工作,也离开了片冈家里。

      遇到了第二位老人是康夫,儿媳妇渴望他早日死去,以便早点得到遗产,为了不在家里听他们为了财产吵的鸡飞狗跳,他戴着氧气罐离家出走,企图花光所有积蓄,离开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外套给了佐和,还摸摸了佐和的屁股,说以后我老了要请你做护工。

      第三位是石黑茂,女儿希望他早点进敬老院,没有家人在身边,也不受人尊敬,于是出现了一个诈骗人和他认真说话,他就掏出真心交朋友,被佐和揭穿后他还是不愿意接受事实。佐和为了向老人讨回公道,为了证明老人不是被人类遗弃的,她声称自己是他的老婆,并平抚他度过了一段日子。结尾的最后老人去了敬老院,离开后把车子留给了佐和。

      第四位真壁义男,佐和是在书店看他偷看小黄书遇到的,再深入了解后才知道,老人一直守候的静江夫人,即使痴呆了也不忘记她的爱人晋一郎,这是他一直痛苦的事。在照顾静江的这段时间里,真壁义男常常跑去偷看佐和洗澡,而真壁义男也因为佐和的存在,而愿意呆在家里,家里的另一个护工因为嫉妒,常常向别人宣称她这个小情妇,最后也被联合赶走。

      而离开真壁义男家,他又遇到了片冈老人的孙女,一个一直不穿女装短头发的女孩小真,最后才了解到小真的真实世界,她的爸爸很小就离开家了,她的母亲和她的外公片冈关系复杂,她冷眼看着这个世界,偷吃东西,躲在屋子里只看书,她不想让任何人靠近。她的爸爸恨片冈的家人,说他们关系复杂,不伦不类,他剪掉小真的头发说他是片冈家人,他恨他们。在几次了解后,佐和带着小真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  离开的路上。佐和向小真坦露,说她没有子宫,她不能算是一个正常的女人,可是这个看似鲁莽的小护工,她以无私的爱去关爱着别人,关爱着这些垂暮的老人。尽管没有那些女性生理功能。尽管她处处都在与那些老人有着肌肤之亲,但她依旧以她自己的方式,闯入感化解救着这些孤苦老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