坂井池水

原创:时间的深耕

       旺角卡门

  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  厨房里有煮好的饭,另外我还买了几个杯子,我知道,用不了多久就都会被打破,所以我偷偷藏起了一个,到有一天你需要那个杯子的时候,就打一个电话给我,我会告诉你放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  天堂电影院

  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  初二那年,我物理成绩很好,因此物理老师也常常给我搭话,比如:"今天天气怎么样阿?吃个西瓜吧,哦看到有的学生已经戴眼睛了,"他也喜欢说孤独阿什么的,大概他那时的年龄就和我现在相仿。不过十年匆匆,他现在应该已有妻小了。

      他给我们放的第一部电影就是《天堂电影院》,应该是下午第四节课,看完电影就去吃饭了,天灰蒙蒙的,走在食堂的路上步子很沉,那时候我们都很喜欢一些小忧愁,比如"空气压痛了肩膀,阳光从枝桠的罅隙间透过来,"。

      总之我发现如果回忆起一些东西,我的手和脑子都不自觉的追向过去,而这部电影也总让我想起那些日子。

     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

 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  在马尔克斯眼中,爱情是俯视世俗的凡人匹夫,用八十岁的肉体做爱到天荒地老;在海莲弗兰克世界里,爱情是柏拉图的精神和互相维系的药物。用赤诚的高度去抚慰生活。

      触不到的恋人

 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  在这个世界上,有三样东西无法掩盖——咳嗽,贫穷和爱。你想要隐瞒,却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   喜欢镜头里很多美丽的场景,一个人去游乐场,一个人去海边骑行,一个人上班配音,一个人喂狗,一个人寄信,虽然是一个人,孤单却从来不感到孤独。

     1998年的星贤遇上2000年的恩澍。他们同住过海,同养过可乐。

      即使从来没有见过 ,但那个相似的人一出现,他在冰山一角,在热烈暖阳,在初夏荷旁。只要他出现,只要闻到他的气息,仿佛一切都不与往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