坂井池水

一片自留地

斯威登堡就这样度过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三十年。他住在伦敦,过着十分简朴的生活。他只喝牛奶,只吃面包和蔬菜。偶尔有朋友从瑞士来,他才给自己放几天假。